文雨式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書評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林奕含

✘这是一场狩猎的游戏,邪恶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弱小只能跪地求饶,在是否选择同流合污中因为始终做不到全心全意而愧疚痛苦,而这份痛苦也是狩猎的乐趣之一。那古老而悠久的羞耻感成为最难以挣脱的枷锁,将美丽的天使深深束缚。想要挣脱束缚是非要死去活来一场不可的。若不是毁了那肮脏的骨头,就是成为罪恶的奴隶。
✘病态扭曲的爱,因为一开始就是用谎言来编织的,猎人举起枪口,对准沉默的羔羊,羔羊在悬崖前跪地求饶,奉献自我。
✘在肥沃的土地上盛开的玫瑰中了迷幻的毒,带着毒生长着堕落,屠尽理智与光芒。
✘无知的少女带着天使的红颜,当她将毒药当做美酒吞下的时候,就只能在天堂与地狱之间命悬一线。为了活下去,她在欺骗中成为自己的罪人。
✘深渊带着诱惑的甜美深情凝望着迷途的少女,在无助的环境中借以搜寻堕落与罪恶以为了寻求同感而藉由这微弱的光芒苟延残喘。
✘混沌的环境将乌合之众搅和成一锅汤,众生都在这汤锅里熬着,期待着噩运不要来吞噬了自己。
✘只要环境不够健康,以概率计算,总会有触目惊心的事情发生。这就是现实。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只是一个必然,只是,这一次,不幸的人是房思琪,而她恰好成为了一位艺术角色。

"我要爱老师,否则我太痛苦了"

"他硬插进来,而我为此道歉"
这便是教化的成果。一位少女爱上了一位诱奸犯(她的老师)。
✘我们在现实中是如此的无奈。
✘作者用文字作刀,隔开自己的伤疤,暴露在世人面前,一群庸俗的人的面前,而最终的上吊自杀,成了最美的绝笔,这个故事,到此,才算完结。
✘那深入骨髓的绝望与痛苦,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女性生存艰难。
✘中国长久以来性教育缺失,性扭曲,最终也是自尝苦果。

PS 這本書進來只是看了百分之五十而已,已經不忍再翻下去了,因為事件已經弄得清清楚楚了。作者寫得很美,很殘忍。讀者的共情是一次次對雙方的傷害。這是看了一半之後的感受,記錄下來,承載感情。

异想天开


在工业时代里,时间过得跟不要钱似的。不管愿不愿承认,你有了白玫瑰就想要红玫瑰,甚至浪漫的蓝玫瑰也是追逐的影子。无论漂泊与否,永远不变的是一代代人的乘风破浪,直挂云帆,绝不回头。
你是否可以回答,已经多久未曾真正对酒当歌开怀一笑了?你是否已经忘记,当暂时抛弃现实的种种残酷,你也可以再一次用纯洁无暇的心来赏一赏清高的月亮?
低眉抬首间,成长的烦恼如约而至,像一个前世山盟海誓过的情人一般不离不弃,不管自己变心与否,都得欺骗着说自己还爱她。
我们揉着偶尔会痛的良心,戴上一层层面具,伪装得越来越美丽。有时会累得怀疑自己抑郁了也要装得若无其事,微笑着安慰自己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你一遍遍告诉自己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激励自己苦心人天不负;你一页页翻开厚黑学研究着厚黑主教的句句箴言,白日里梦想着自己能成为像曹刘那样被浪花淘尽的英雄。我们追逐着梦想哪怕路遥马忘。
直到我问已经翻了很多遍《生死疲劳》的弟弟从中看出了什么,他只问我:“姐姐,猪还会上树嘛?”这个问题如此地具有学术研究价值,以至于由于术业有专攻的我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直到我不服气,又问他从《瓦尔登湖》看出了什么,此人深谙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真理,义正言辞地回答我:“大蚂蚁和小蚂蚁在木头上面抢食物,是一群有智慧的蚂蚁……”
直到虽然我深深地从心底里对弟弟连生死疲劳里生死轮回仇恨为空、瓦尔登湖里回归自然淡泊名利都不看不出来多加鄙夷,不想与他多谈,但是,我似乎也挑不出他回答里的毛病……随后不禁感慨,鲁迅先生门前的两棵枣树的深深寓意弟弟完全领会不到也是情有可原了,毕竟如此孺子不可教,朽木不可雕……
直到深深地记得弟弟在期中考试作文里写着惊世骇俗的一句话;“老师发下了两张卷子,一张是英语卷子,另一张也是英语卷子……”虽然对英语只能考40多分,开挂之后英语考60多分的弟弟要做两张卷子,深表同情,也不禁觉着这孩子真是胡闹……人家鲁迅的枣树和你这卷子,是一个次元的嘛……怪不得作文只有30多分……
直到看着弟弟一边被迫写被买来查漏补缺的额外资料,一边把十分钟玩出一百个花样……不禁失口感叹一声:哎,人真是老了!
直到他偶尔蹦出一句;“姐姐,我觉得三体舰队正在往我们这边赶,他们来了怎么办呢……”这个问题实在是,难以启齿,解释也不是,嘲笑也不是,这种问题,谁知道呢,说不定呢……
直到我看到他,在大家都在吃晚饭的时候,一个人端着盘碗筷去房间里看新闻联播,看完了问我:“姐姐,北极熊都要死了怎么办呢?全球气温升高这么多怎么办呢?有那么多地方干旱怎么办呢?万一没电了,空调不能用了怎么办呢?”我只能怒答:这种问题连百度都不知道,术业有专攻的我怎么会知道……
直到他一次次让我觉着自己真是才疏学浅,怎么这么多问题都不知道呢?
直到我看到他暑假写的一篇作文,《假如我会七十二变》,乱七八糟地想象自己变成一只蚊子,一只聪明的蚊子,再给自己做个防毒面具这样驱蚊喷雾也对他无效了,他就可以到处吸血而且人们还抓不住他,因为他很聪明!他甚至可以在人和蚊子之间转换来把坏人吓死……什么变成世界上一只已经灭绝了的鸟,等人们开会的时候,自己在旁边偷听,好事不管,坏事就让全世界都知道……什么变成灰尘,变成会吃人的蛇,变成帽子里藏着一把无形的刀,变成剪刀扎破罪犯的轮胎让他们无法逃跑,。什么在坏国家在发射卫星的时候,搞坏重要零件,剪短电线,什么哪里在研究危险武器他就去哪里搞破坏……反正七十二变他变化多端说不清楚,但是总觉得自己能够阻止世界危机……
我搞不清楚他的危机感从何而来,哑然失笑一番后不禁嘲笑起自己来……
我的路,似乎在越走越远,似乎也越来越狭窄了,少了几多乐趣,少了几分年少的真心与澎湃的精神……我得到了很多,但是不可否认,我也遗忘了很多,失去了很多,虽然我们大多数时候都不愿意承认。
直到现在,暑假弟弟早上五点起床跟爷爷晨跑,每天似乎用不完的精神。而我告诉他早上自己起床就好,不要敲我的房间门,我无论如何不会起床似乎成了个原则问题,每天除了吃饭睡觉看手机看书的死循环之外一无所事成了被弟弟嘲笑的笑柄,气煞我也!
有时也会郁闷地自嘲一下:自己吃饭大概和家里的小狗差不多,废物程度也和它差不多,似乎比它还渣渣那么一丢丢,真是越活越废物得登峰造极无可救药了……
直到现在为止,然后呢?
早上闭着眼睛做一切可以闭着眼睛做的任何事情,然后用一番自己因为学数学耗费了大量脑力而无比疲倦的说辞自我感觉良好一阵后坦然遗忘掉自己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论是否有脑力消耗都会无比疲倦的事实,看看小说追追剧翻翻日语书看看数学经济学博弈论继续睡觉,不舍昼夜……
直到时间过得很快,直到我似乎看到了开学时辅导员的那张脸!于是我异想天开着觉得似乎大半个月也挺长的,那就当半年来用吧!至少今朝有酒今朝醉了……
于是我觉着异想天开有时候也是一件好事情!
虽然今后依然一样地面对一个残酷世界,这个世界里竞争压力很大,这个世界里存在麻木冷漠的民众,这个世界里有在华山索道一跃而下的轻生青年,这个世界角角落落存在着浓的化不开的黑暗。但是,我一样知道,这个世界有梦想的一隅之地,有公平正义的不住呐喊,有理想国在前方指引,因为总是有不甘的灵魂在向上飞舞,去追逐太阳。
我知道哪怕路遥马亡,总是有人在黑夜里奋笔疾书,总是有人在病房里苦苦支撑,总是有人在地铁里吹拉弹唱。
什么都知道的自己似乎很是厉害,可是,这样异想天开之后,似乎依然又要回到间歇性勤奋好学持续性混吃等死的套子里了。
只剩下继续异想天开着,什么时候自己能打破一个又一个套子,自由自在的呢?

Ps : 鹹魚隨筆 廢物心聲   
     期待有趣的靈魂都能夠成功擺渡到彼岸
     🌸

一根顽强鱼刺


木头今天晚上一边吃鱼一边看电视。
说是一边吃鱼,也就是碗里只有一块鱼,只是,那块鱼确实不小,一口绝对吃不下,木头看看那块鱼,心满意足地笑了。
木头还有好多活要去干,但是木头还是看得很痴迷,不时哈哈大笑。
电视里播放着一路欢笑,一档相声小品节目。
木头吃饭太快了,因为木头每天都比较忙,每天都有很多活要去干。
木头每天披星戴月勤勤恳恳,生活也没有什么乐趣,他也没有对什么特别感兴趣。
木头每天想,来来去去自己一个人,可要多干活,赶紧攒钱,好娶媳妇,生孩子,让孩子帮自己干活,到时候,两个人一起干活,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
木头忽然对这种想法有一点熟悉。似乎,木头小时候,爹也是这样告诉自己的。
只是爹一生劳累,像爷爷一样,早死了,留下自己一个人受苦受累。
木头不禁有几分怨恨爹。
所幸,很快,木头就想到,马上就到月底了,月底自己就发工资了,2000块钱500用来交房租,500用来吃饭,还剩下1000块攒起来,用来成家立业。
木头越想越开心。
不禁有些感谢老板这个月没有扣自己工钱,还给自己加了100块钱。
木头坚定地下定决心,下个月一定要更辛苦地干活,挣更多的钱。
突然,木头感觉嗓子一疼,喉咙一梗,立刻意识到自己大口吞咽着一嘴巴没嚼烂的鱼肉。
是把这口鱼肉吐出来,还是勉强咽进去呢?
木头想啊想,想得有几分发愁。
吐出来吧,木头舍不得。
咽进去吧,木头又担心卡着鱼刺。
木头心一横,气一沉,大口一咽,几乎是在同时,抄起碗扒了几口大白饭。
结果呢?
嗓子还是难受。咽喉不知道有没有被划伤,总感觉卡了鱼刺,大大的一根。
木头有点慌,去关掉电视机。
拼命扒着饭,扒完饭,又喝了几大口水。
令人痛恨的是,顽强的鱼刺似乎纹丝不动,如鲠在喉。
木头气坏了。
木头晚上工作的时候一直在想该拿这可恨的鱼刺怎么办?故此,有些三心二意,不在状态。
木头忽然灵光一动,想起,以前听老辈说过,按压大脚趾和二脚趾之间有帮助。
木头有了方向,于是立刻来了力气劲,用最快的速度干完活,赶快回自己的地下室小屋去了。
木头脱下鞋,一屁股坐在乱七八糟的床上,卖力地按压起大脚趾和二脚趾之间。
还别说,这个方法还真有用。
木头已经清晰地感觉到了喉咙痛得到了缓解,嗓子里的压力似乎没有那么大了。
木头于是按压得更加卖力。
虽然喉咙症状有所缓解,但是,木头一停下,嗓子那块还是如鲠在喉的感觉,似乎鱼刺还是顽强无比地卡在那里。
木头变得有些焦急了。
木头想啊想,忽然又想到一个妙招。
老辈们似乎也说过,被鱼刺卡着了,要吃醋。
木头的小屋里没有厨房,一间狭窄的立方体小屋里,除了一个小电视机,一张单人床,连一把椅子都没有,可说是家徒四壁了,家里也没有醋。
木头看看床头老年机,已经九点多了。
木头想,明天再出去买醋吧,今天先睡,明天还得干一天的活呢。
第二天,木头醒得很早,天还没亮,木头翻来覆去后还是决定起床。
木头打开电视机,戏曲频道在播放薛平贵与王宝钏,这个故事木头从小到大看过无数遍了,不过之前每次还是津津有味再继续看,只是今天,木头看到这个节目,啪一声又按了电源键。王宝钏当皇后的故事也吸引不了木头了。
木头很早去了工地。
木头想,醋下午再去买,晚上喝可能效果好。
但是今天木头干活总晃神,好几次落了东西,干活也很焦躁,整个人给人一种丢了半个魂的感觉。
不巧的是,今天老板来了。
老板是一个好人。
老板看到了木头的状态。
走上前去关怀木头:今天这是发生什么事了。跟我说说,看我有什么能帮的。
木头脸红心跳,支支吾吾结结巴巴半天不知说什么好。
老板坚持询问。
木头最后还是讲出了自己实情。
木头真心期望着老板给自己提供好方法,解决自己的困难。因为在木头心中,老板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老板什么都懂,跟他们干活的人不一样。
老板对木头说:这个事啊,还是得去医院。
老板说得头头是道,非常科学,还上网帮木头查询医生说法,云云不过是,用吃馒头或喝醋的方法来应对是大错特错了,一不小心,甚至会有生命危险。正确方法是:若鱼刺较大,无法自行取出,则尽快去医院就诊,以免发生意外。
木头越听越害怕。心想:恐怕要去医院了。
老板又叮嘱木头:别喝醋,没用,你想,你把鱼刺泡在醋了,泡三天,鱼刺也没变化,这不是白费功夫吗?
木头觉得老板说得非常有道理。
于是,这一天剩下的工作,木头更加魂不守舍,做事情又焦急又总犯错。
更让木头心烦意乱的是,他知道去医院可贵了,因为爹的钱就是在医院花完的,最后病还是没治好。
自己好不容易才攒了一点点钱,木头怎么舍得。
“如果异物较大嵌在声门上,严重时可以造成窒息死亡。”
老板的话像一块块砖,块块狠狠地敲在自己的心上,木头感觉越来越乱了。
木头精神萎靡,依然去了工地。
如鲠在喉的感觉愈加强烈,不祥的感觉似阴云笼罩在木头周身。
木头不禁开始后悔以前自己没有生病的时候常常仗着自己身体强健,诸多不知保护。
世上要是有卖后悔药的该有多好啊,这样木头无论如何也不会咽下那口鱼。
好巧不巧,老板如同救星一般再次出现了,如同太上老君对孙悟空,观音菩萨对唐三藏,西凉公主对薛平贵,木头感激涕零,不禁感叹,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老板给了木头一个私人诊所的地址,让木头下午就过去。
老板告诉他,那位医生跟他有交情,他打过招呼,会给他最便宜的价钱的。
木头攥着地址,进了一条巷子。
巷子一点都不繁华,但高高低低也都是看着过得去民房,至少比木头的地下室看着要好太多了。
巷子尽头是一间小平房,门牌显示这就是木头的目的地了。
只是门前并没有悬挂诊所的牌子,木头不禁有一丝怀疑自己走错了。
门开着,一个医生打扮的中年男人正坐在旧旧的小沙发上,似乎是在盯着手机屏幕发呆,半天也没动。
木头有些拘谨的敲了敲门,带着一丝疑问询问。
医生打扮的中年男人似乎是个自来熟,很热情。
很快,木头就被糊里糊涂地推到了手术台上。
不过,看着医生熟练的操作,木头放了心。
不久,木头看到医生用针管向自己体内注射了半管液体。
没来由地,木头有点心慌,刚想询问,忽然感觉全身麻醉,眼皮发沉,他动了动嘴唇,没有发出声音,很快,所有感觉便被麻醉和困意掩埋了,木头只觉得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木头醒过来的时候,周围很黑,只有远处的高高的路灯在寒夜里闪烁,像不瞑目的眼睛,木头觉着自己就像还做着梦似的。
等眼睛适应了黑暗,木头想站起来,挣扎了半天,一点力气也没有,一摸肚子,好像少了点东西,不知是肾掉了还是什么没了,大大的伤口已经被缝住了,竟然不怎么疼。
木头发现自己正在一个桥洞里,鱼刺也被取出来了,不禁嘿嘿笑了两声,白里泛黄的牙齿露了出来。
不远处的垃圾桶里大塑料袋正在风中狂舞。
仿佛在吸引着谁的注意。
木头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最后做了保安,在小屋里待了一辈子,看着无数的车辆进进出出,给形形色色无数个人开门关门。
傍晚,木头坐在小凳上读报,旁边的小狗正欢喜地啃着骨头,蹦蹦跳跳。
旁人都知道,这保安自从自学了识字之后,读报成了个习惯,别人都笑他:这个人,除了看大门,成天读报,嘿,还真怪!
木头抬起头,嘿嘿地笑了起来,目光浑浊中透着平静,似乎若有所思。
木头手里拿着一份报纸。奇的是,多年前的老板的照片跟着不少人大大地也登在上面,木头一眼就看出来了,下面的报道长篇累牍,都在介绍老板和一行人多年是如何上下其手、暗中操作、罪恶链条令人瞠目结舌,犯罪组织罪恶滔天,终归逃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报应不爽。
天边晚霞欲燃,烧红了半边天。地上的太阳已经落下去了。但是木头知道,明天,太阳依旧会升起。

Ps :當時六一的時候恰好上一節比較水的物理課,我挑了一個後排的座位,很快就聽不下去了,於是開始神遊天外。腹中想了這樣一個故事,當時課上也沒有寫完,進來才把結局匆匆補上,今天放在這個上面分享一下,文筆淺陋,故事平淡,結構無奇,聊做消遣時間而已!
當時六一動態裡朋友們發很多小朋友的快樂圖片趣事等等,一邊看得很好玩,一邊想著自己曾經童年也是天真無邪,然而現在只能祭奠童年已死,光陰不復,為不知在何處的未來賣命,實在是有幾分慘淡與不甘心,於是不知道為甚麼……寫下了 一根魚刺的故事……



   

金光诗号(至墨佛劫)

史艳文
诗号1:回忆迷惘杀戮多,往事情仇待如何;绢写黑诗无限恨,夙兴夜寐枉徒劳。
诗号2:乾坤乙定不休功,卦卜将来绝对空;蹙额连思兼叹息,徒然命运不亨通。

藏镜人
诗号:踏烽火,折兵锋,正邪无用;斩敌颅,杀魍魉,天地不容!

黑白郎君
诗号1:黑夜穿梭幽灵影,白色骷髅形似马,郎唤南宫名带恨,君扬怒眉杀天下。

俏如来
诗号1:天堂地狱一道门,道门无非三朵云;云中难觅五形气,气化心逢七彩君。
诗号2:红尘轮回众生顾,因果循环有定数;放下屠刀虽成佛,愿坠三途灭千魔。

雪山银燕
诗号:雪花伴孤云,山白不知春,银庄蜘蛛恨,燕城无情君。

剑无极
诗号1:无极剑,剑无极,剑招三式, 称无敌。
诗号2:无极剑,剑无极,招招残,敌无命;无极剑, 剑无极,休很久,很不爽。(后一半随心情变换)

网中人
诗号:九天银丝线,八卦罗网长;飞跃地狱门,邪郎掌无常。

独眼龙
诗号:人称一流刀一流,刀称一流人一流。

苍越孤鸣
诗号1:今生何晓几危安,血洒臣虏无间;苍狼敢与天争立,孤掌中,握刀誓斩!(登基前)
诗号2:苍生何晓几危安,鲲鹏欲展风间;惊鸿敢与天对立,雄翼中,握世皇权!(登基后)

梦虬孙
诗号:天涯逆子乞行踪,笑讽王孙畏吉凶;远浦三更弹宝剑,平沙一夕悦虬龙。

竞日孤鸣
诗号:北龙归心号苍穹,竞曰风云山河。辕门策令战骁驰,尽下一步干戈。

赤羽信之介
俳句:朱凰降中土,赤羽惊鸿舞春秋,情义泯恩仇。

神蛊温皇
诗号1:功名爵禄尽迷津,贝叶菩提不受尘,久住青山无白眼,巢禽穴兽四时驯。(神蛊温皇)
诗号2:身似秋水任飘渺,名剑求瑕亦多愁,独向苍天开冷眼,笑问岁月几时休。(任飘渺)
诗号3:风满楼,卷黄沙,舞剑春秋,名震天下;雨飘渺,倦红尘,还君明珠,秋水浮萍。(任飘渺)

废苍生
诗号:名锋自恨不成材,可笑龙渊浊世开,百炼千锤终朽败,苍生几度作鸿哀。

锻神锋
诗号:谈风月,评圣愚,抚剑笑公输。巧夺班门明夜火,锋海照寒躯。

酆都月
谈笑风云一杯酒,千金一刃泯恩仇,独饮西楼酆都月,书剑 一叶一江秋。

戮世摩罗
我若为魔,魔世天下。我若为人,人间魔土。我若为王,天下尊皇。

梁皇无忌
回首纵横第六天,非神非佛非圣贤,夺命毁法虽本性,身属魔罗心向仙。

宫本总司
萧无名、曲无名、声幽幽、声悲鸣,心何闷?情何困?眉深锁、孤独行。

天阙孤鸣
憾天无道,唯吾嚣狂,逆宇掩宙,再创神荒。

百里潇湘
白雪临刃血如泓,百里苍茫独千秋。若问明珠还君时,潇湘夜雨寄魂舟。

忘今焉
山中甲子定何年,桑米柴炊忘一天,言语在句君识否,朽木琴雕听无弦。

玄之玄
俗世何曾分黑白?庸贤石上覆苍苔。一抔黄土平愚圣,夜半人间冷月来。

风(风逍遥  
烧酒命,烧酒命,为了烧酒去卖命/牺牲命/取人命/劳碌命

花(荻花题叶)
(一)
挥笔点墨卷再开,醉仰观岚景悠哉。倾向兰曰敬邀曰,叹矣自笑一字呆。
(二)
封笔藏墨卷不开,啼笑梦初皆非哉。弑向迷曰斩邀曰,杀矣汝生一字哀。

月(无情葬月)
芳菲阑珊,夙缘鶗鴃,风驷云轩愁誓约。夜蝶飞阶,霎微雨阙,剑锋无情人葬月。

铁骕求衣
(一)
十冷寒风啸九方,披戎衣,八月吹霜;万里血足踏千浪,杀意起,百城尽殇。
(二)
狂涛风险掀波澜,战骑扬幡兵道寒。御韬号令万军势,雄镇百川跃狼关。

欲星移
(一)
观星望斗惯幽居,一片神鳞渡太虚。
伯仲分时同绶冕,虹蜺过处尽疆舆。
(二)
忏悔几时,拎剑挥沉,不省风波染一身。
玩物丧志,无地埋根,人生何处不留恨。
(三)(与缺舟)
千年共修,缺舟一帆。
无边沉沦,法海渡航。

凰后
封侯盛世灯宵,权衡天下,百代风骚。功名不过传谣,回眸一笑,举步烟硝。

逾霄汉
傲视千山,古往今来登霄汉。尘心疏瀹,白衣苍狗尽云间。

摩诃尊
渐修,雨润梵中宝树;顿悟,雷行海上扁舟

金刚尊(法涛无赦)
魔由心,慧刃斩红尘。恶无赦,法轮护修身。

菩提尊
不生不灭,无德无功,一念缘起,一步禅空。

帝鬼
吾带来尸山血海,天劫地难。吾带来魔祸人灾,神叹鬼患。吾帝鬼,一统人魔两界。

炽阎天(炼狱尊)
火宅万千,即令阎罗定谳;重黎劫变,云泥共祀狼烟。

荡神灭(阿鼻尊)
阿鼻坠空,天界人间无用;举世板荡,齐开狱景恢弘。

曼邪音(闼婆尊)
闼婆曼姿,了却病苦短事;食香谁主,喟叹长生不如。

女暴君·姚明月
诗号:花容玉貌赛西施,可比仙女越瑶池,多望郎君来意爱,莫对玉镜枉相思。

丑孔明
学海无边界,唯有我万能。广读文武典,不识三字经。今生恨三字,又恼丑孔明。情深恨未绝,痴爱毒美人。

云十方
天为海,云为山,走影变化难预测。笔在手,色在心,尘风俗事入画笔。

苗王
百兽啸野,独狼称强。中原扫荡,唯苗称雄。

万雪夜
诗号:冷眼识世路,朔夜逐日痕。深恩不可负,尽付霜刀魂。

公子开明
诗号·其一:梦琐琼楼枕无忧,千古流芳别寒秋。夕照云舟恨归晚,几度争锋几度休。(云海过客)
诗号·其二:愿此佛声渡尘界,三千娑婆悉皆闻。(迦谛圣者)

鲁缺
诗号1:锈剑何在,盛名何来,全作腐骨铸尸骸,千年难成尽无奈,宁抛冠, 望兴叹,百感伤怀,废字成哀。
诗号2:锈剑何在,盛名何来,全作腐骨铸尸骸,千年功成尽无奈,宁抛冠, 望兴叹,百感伤怀,废字成哀。(得知墨狂完成后)

影评《熔炉》

熔炉中修出火眼金睛依旧选择任性不改

自《三块广告牌》风靡一时,同为反映社会问题的《熔炉》就不时映出脑海,终于补了下。同样是犯罪剧情类,一样的引人入胜,不由得又想到了剧情类《水形物语》。言归正传,好的电影总是有无穷的魅力,不因时光而动摇(好的,这都是废话......
---------------------------------------------------------------------------------------------------
伟大的鲁迅在20世纪冷静地说过,悲剧是把所有美好的东西摧毁给人看(出自《再论雷峰塔的倒掉》,interesting)。好吧,“吃人”已经吃了四千年——这四千年没人救得了孩子,100年后呢?.........然而,被吃的仅仅是孩子吗?
[每年被拐卖妇女儿童有多少人你了解过吗?好吧,听到数据我都觉得中国占着全世界1/5的人口不是说着玩的!每年有多少被骗学生你知道吗?](好的,又跑题了...........)
言归正传。有人说,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其实,善良也限制了你的想象力。正如你无法想象爱的力量是有多么强大,你也预测不到仇恨的力量有多可怕,你也难以想象,为什么朝夕相处的人,怎么会是这样……
下面剧透,不愿意看的跳一跳了,不影响。
[月黑风高的一天,一个小男孩等待着迎面而来的火车,平静如水,火车匆匆驶过,铁道旁只剩下小男孩穿过的一只拖鞋。男主角经教授介绍来到了一所聋哑人障碍学校当美术老师,他发现孩子们对他的到来显得异常紧张。男主角来到校长办公室,校长向他介绍了自己的双胞胎弟弟行政室长。校长弟弟对男主角直白地说,想要来当老师,先交五千万韩元的学校发展基金。男主角明白,就是要买一个老师来当。晚上回家时,男主角听到女厕所里传来女孩凄厉的惨叫,正当要查看时,学校保安制止了他。母亲卖房给男主买教职,叮嘱他为了孩子,不闻不问窗外事,专心做事就成。母亲让他给校长送兰草,第二天去送的时候遇到朴老师在校长室又在暴打明秀,在朴老师要把明秀拉出去继续打的时候,男主角把花盆砸在了朴老师头上,把明秀带到了人权维护中心,明秀面对摄像机,向大家讲述了自己和弟弟被朴老师性侵的经过,弟弟受不了疼痛,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折磨还卧轨自杀了,就是开头那个小男孩。妍斗和友利小姑娘被校长他们性侵也都差不都这种情况,性侵了有五年了吧。在人权维护中心,男主遇到了女主,他们一起帮助孩子们,不过还是失败了,因为现实大多数情况是残酷的,他们太弱小了。有权有势的校长那伙人请刚卸任的法官当律师,请保安和证人作伪证,收买所有能收买的人,还是利益战胜了很多人心中的正义。忠实基督徒也可以是强奸犯,可笑的是善恶是非的颠倒。民秀最终拿起刀,在铁道上死死拽住了朴老师,与他同归于尽。即使电影结尾给了一点小温情,有社会爱心人士对受害人献了爱心,可是悲伤无法治愈。]
那些孩子本是天真烂漫,本有无数种可能。可是,命运未能眷顾他们。
就像电影里,失聪的女孩,八岁前与父母到海边,也可以快乐地享受着海浪的声音,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她们只能将自己藏在厕所还有可能抬头是隔间校长恐怖的脸,她们将自己锁在黑暗的房间里,恐惧地等待着开门的人是谁...........所幸有人一路奋战,即使失败,可是前赴后继,维护着真正的良知。希望所有受过伤害的人,可以在经历创伤后,更加的坚强,没有必要去原谅谁,只是希望,在自己长大后,可以热爱自己,热爱生活。
就像电影里,民秀和弟弟的死,沉痛而犀利,可爱的男孩子的泯灭,足够心碎。如果有天堂,愿能弥补心中的伤............
好人要成佛,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可是坏人,就只需要放下屠刀吗?可是为什么?就像民秀哭着说的,:“可是我不原谅他,不能原谅!!”何况,校长一伙又何曾清洗过自己肮脏的双手?多少个夜晚,痛苦与仇恨在心中蔓延。法院的判决,让他彻底地失望了。男孩最终拿起复仇的屠刀,屠尽这世间丑陋,让罪恶与自己同归于尽,在这里,没有胜利者,只有命运的悲哀。世间的丑陋难以想象,只希望用熊熊业火焚烧一切不堪,使世间美丽的花儿可以在灰烬中重新盛开............
“我心里有一簇向阳而生的花,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priest)
社会是个大熔炉,每个人在其中千锤百炼,获得火眼金睛。
面对掩饰被撕开,沉痛而露骨的现实击打你的神经,
有人抑郁悲伤难以压抑;
有人豪情万丈,拯救世界,舍我其谁;
有人无奈叹息,感动着小小的温暖;
也有人冷冷一笑,世界本来就不好;
....................
可是无论如何,生活依旧如此,依旧一成不变,而未来充满着无限的可能。会收获善良,当然,也会有不虞的恶。
只是,面对着恶,我们是否是零容忍。
每个人,又是否会被社会染上自己不喜欢的颜色,能否像男主一样,面对良知的拷问,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尽力洗刷世间污浊,哪怕失败。
所以电影结尾说,人活着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被这个世界改变。
可是,无论是改变世界,抑或是被世界改变,都是如此的沉重,个人的命运,社会的运行,世界的发展……
世界总是在变化,每一个时代也总有英雄的诞生,而英雄推动了历史的发展,那么,改变世界的,为什么不能是你?的确,这样的责任,很沉重……可是,不是不可能做到!就像《熔炉》被称为“改变韩国国家的电影”,韩国也立刻有了《熔炉法》一样,就像孜孜探求着存在和生命的意义的过世不久的STEPHEN HAWKING一样,你或许不够伟大,但你的坚持足够美丽.........
当然首先马克思老爷爷说过,一个人首先是社会的人,社会赋予了你一定的存在的意义,可是我们自身也有自己的选择,我们的意义或许不止于此(或许其实没有意义),我们兴高采烈地活着(或者垂头丧气),又能否找寻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像影片中收受贿赂的警察,一边和校长狼狈为奸,一边说着,希望自己的孩子长大后能成为法官,像作为校长情人的宿舍长,直接把小姑娘的头往洗衣机里塞,像教育局、人权维护中心的职员,那么多推脱事责的人,像社会爱心人士等等,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相信。
而所有的问题最终都归结为人的问题。我们会想,自己又该做何选择呢?一场电影已了,留下的,却是每个人的思考……
我们或者也会想,神灵是伟大洁白的,而人和神的区别在哪呢?如果存在万神的堕落,堕落的神又是否泯灭神性从而成为凡人?那么,永远得不到自由的凡人,真的就不能追求绝对的自由,成为自己的神灵吗?真的要在熔炉中永远挣扎吗?
又为什么要屈服于不被世界改变,既然自己与任何人无关,为什么要被世界改变?世界凭什么改变我们,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去塑造谁啊!
《熔炉》已远,愿所有美丽的的坚持都有水滴石穿的精神,愿所有可爱的人都能被世界温柔以待,愿所有出卖灵魂不知悔改的人永远不被原谅。
希望每一个心存善意光芒的人在熔炉中修出火眼金睛依旧不改任性,追求绝对的自由!
(ps:前几天写的,发一下

映像是蜻蜓。忙碌地飞着。
一只蝴蝶紧随在后,但是翅膀的速度并没有因此而慢下来。蝴蝶渐渐跟不上了,在即将从视界消失的那一
瞬间,无力地落了下去。
划着弧线向下落去。
如昂首的蛇般坠落的轨迹,竟极似被折断的百合。
那个身姿,充满了悲哀。
让人不禁想着即使不能走在一起,至少也要稍稍在旁陪伴。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双脚没有踏在实地上的自己,连停下来的自由也没有。…

——《空之境界》

《青春志》——《神就是人》
这是东方文化吧。
看着像一杯醇香的酒,浓浓的酒香醉人,不免惊觉,无论鬼神,都不过如此。
忽然想起一种西方观点:上帝欲使你灭亡,必先使你疯狂。
是人的超越成为神,还是神的堕落成为人,神从哪来的?
总是感觉这世界很荒诞,恐怕是我的无知。
也觉得这生活里,直觉中的小幸福也是无聊无趣中开放出的可观的花了,那花是美的,不然,为何会驻足?
青春的灵魂摆渡着疯狂,等待着灭亡。

童年,成长经历,家庭背景,社会关系,创伤……
我们不断追溯与求索犯罪者的动机,探寻其中最幽微的喜怒哀乐,不是为了设身处地地同情、乃至于原谅他们,不是为了给罪行以开脱的理由,不是为了跪服于所谓人性的复杂,不是为了反思社会矛盾,更不是为了把自己也异化成怪物——
我们只是在给自己、给仍然对这个世界抱有期望的人——寻找一个公正的交待而已。

——priest 《默读》

一个人有时候是很难挣脱自己的血统和成长环境的。
观念、习惯、性格、气质、道德水平、文化修养……这些可以后天改变的东西,就像是植物的枝叶,只要你愿意,你可以把你自己往任何方向修剪,但是更深层次、更本质的东西却很难改变,就是在你对这个世界还没有什么概念时,最早从成长环境里接触过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会沉淀在你的潜意识里,你心里每一个通过母语获得的抽象概念里,都藏着那些东西的蛛丝马迹,你自己都意识不到,但它会笼罩你的一生。

——priest 《默读》